罐体保温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罐体保温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西安土豪担粪工坐拥3套房仍坚持挑粪30年dd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06 08:53:19 阅读: 来源:罐体保温厂家

西安“土豪”担粪工坐拥3套房 仍坚持挑粪30年

原标题:西安“土豪”担粪工坐拥3套房 仍坚持挑粪30年

一个厕所完了,转战下一个厕所,脸上的笑容还没变。实习记者 李莹/文 记者 张洋/图

瘦弱的身体,担着满满的两桶粪,老马说,“一点都不累,已经习惯了。”

在火树银花、灯红酒绿的繁华都市,有这样一群人,他们挑战嗅觉极限,承受别人嫌弃的目光;他们闷头干活不发一言,尽量隐退在大众视线背后,却仍得不到应有的尊敬。他们的工作很辛苦,收入也低,可有人一做就是30年。

一把长柄舀勺、一条扁担、两只粪桶,这是担粪工的“标配”。每天下午两点开始,他们担着粪桶穿梭于旧街老巷,用古老的方式清理着旱厕内的粪便,为城市守护一片洁净。

西安市目前有二百四十多名担粪工,大多数是灞桥、曲江、长安、新筑等地的农民,隶属于西安市城肥清运管理中心。他们中年龄最小的36岁,年龄最大的58岁,多数人的家庭条件都不错,有的人已经拥有好几套房子了,不少人如今也是三世同堂。

50岁的马丁科最喜欢唱戏和跳舞

2001年,当时37岁的马丁科干完了农活,在家闲着没事干,在熟人的介绍下,他到西安城肥城西服务所当上了一名担粪工。

“工作第一个月我领了270元工资,当时感觉很不错。刚开始我一点都不适应,尤其闻不了那个味儿,不过干了三个月就适应了。”马丁科说,“我们担着粪,经常遇到路人大老远就捂着鼻子躲得老远,也可以理解,咱就尽量躲别人远一点。”

由于踏实肯干,又有一定的组织能力,马丁科被提拔为城西服务所二队队长。队里有好几个队员都是他介绍来的,既是乡党又是工友,大家相处得非常融洽。

可是,在如此现代化的城市中,为什么还需要人工挑粪,而不用城肥车接管子抽粪便呢?

马丁科带着记者来到了大皮院的一个厕所里,狭窄的过道一次只能容纳一个人通过。马丁科说:“巷子拐来拐去的,管子根本接不进来。而且管子也抽不干净,像卫生纸一类的东西管子就抽不上来。”

在狭小的半封闭厕所里,一名担粪工正在用长柄勺将粪坑里的粪便舀进粪桶里。巷子太深了,城肥车只能停在巷子口,由担粪工将粪便送到车上。“有时担粪工要担着桶走二三百米。一个桶30斤,两个就是60斤,一个来回算一趟,平均每人每天要担近四十趟。”马丁科说。

马丁科今年已经50岁了,但他看起来只有40岁出头,待人彬彬有礼,说话慢条斯理,旁人根本不会把他和担粪工联系起来。马丁科说,进城西服务所之前他是唱戏的。“我们村谁家有红白喜事,如果叫我去唱戏我就去,还能挣点钱。担粪工一个月只有1400块钱的工资,根本不够花。”马丁科说,不少担粪工都有第二职业,而他除了唱戏外还喜欢跳舞。

马民宽之前是司机,想破“挑粪吉尼斯纪录”

马民宽家住灞桥区席王街道办马家湾村,七年前同村的马丁科介绍他来城西服务所工作。如今,58岁的老马是队里年龄最大的担粪工。

记者见到老马时,他正挑着粪便工作呢。老马说,心情好的时候,他能挑着担子从回民街不歇气走到钟楼,保证破“挑粪吉尼斯纪录”。“挑粪也要用巧劲。从巷子里担着粪桶出来,不能把粪洒到路上。出来把桶递给城肥车,更要用巧劲递上去,要不然稍微一倾斜粪就倒自己身上了。”老马骄傲地说,这么多年下来,不少居民都对他的工作表示了肯定,好些人指名叫他去担粪呢。

在做担粪工之前,老马是一名有36年驾驶经验的货车司机,这也让老马的生活越来越富足。“年龄大了,我就来担粪。我是下午上班,刚好早上还可以送大孙女去上学。”老马说,家里没人觉得他的工作低人一等。

老马有两个儿子,大儿子是一家饭店的技术总监,小儿子是公司经理。“儿子说他每个月给我1400块钱,叫我回家享清福,我不愿意。我还不老,还能挣钱,干啥要花孩子的钱?孩子挣的也是辛苦钱。”老马觉得担粪这个工作很适合他,“我是农民出身,本来就是下苦的,过去在农村用粪便浇地很正常,现在就当锻炼身体。”

“有钱人”王建国挑粪30年,家里有三套房

家住南郊齐王村的王建国今年快50岁了,他已经掏了30年粪了。入行的时候,王建国还是个没有对象的年轻小伙子,如今他已经是爷爷辈的人了。

当年,担粪这个工作没给王建国找对象造成困扰。“那时候人们都淳朴,人家一看咱担粪工是下苦的劳动人民,过日子肯定靠谱。可现在,大家都避之唯恐不及。”王建国说,“有时候城肥车停在巷子口,旁边开店做生意的嫌臭嫌脏,还出来撵我们呢。不过我也习惯了,他嫌弃他的,咱干咱的,靠自己的劳动挣钱不丢人。”

前几年村里拆迁,王建国分到了一笔可观的收入,如今,他在高新区已经有了三套房子。大伙儿开玩笑说随便卖一套房都有百万元,因此王建国也成了“有钱人”。虽然条件好,可王建国却闲不住。“我没有地了,再不出来干活,那点拆迁费迟早要花光的。”王建国说他没想过换工作,“都干了三十年,和所里的人都有感情了,舍不得,除了担粪咱啥也不会干。”

担忧

担粪工面临“后继无人”的囧境

城西服务所所长唐建国说,目前所里有48名担粪工,平均年龄50岁。“他们的合同都是三年一签,60岁以后就不再续签了。”唐所长说,今年年底有两名担粪工要退休,三年后还有四五个要退休,“咱这工作又脏又累,工资还不高,一个月1400块钱,没有年轻人愿意来。之前招了几个年轻人,最多干三天就走了。”

如今物质生活飞速发展,旱厕终将会被淘汰,很多年后担粪工也可能不存在了。但目前,西安仍然有七百多处旱厕需要担粪工清理。“所里60年代的人是担粪主力,如果老员工都退休了,日后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招不来人。”唐所长说。123下一页

江苏台笔

沈阳冲头

湖北架柜

湖南保温材料生产设备